内容浏览


学者:志愿军指挥员一贯讲究战术怎能说用人海战术?

连美军将领麦克阿瑟、布莱德雷、李奇微、克拉克在他们的回忆录中,都把志愿军看作“训练有素”,指挥有方,不敢小觑,志愿军各级指挥员在作战中,一贯强调要讲究战术,善于利用地形地物,保存自己,减少伤亡,怎么能说我们采用的是“人海战术”?

志愿军赴朝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4年9期,作者:阮家新,原题为:《厘清抗美援朝中的几个重大问题》,为节选。

关于志愿军的伤亡减员情况

抗美援朝战争的书籍,已出版了不少,关于志愿军的伤亡减员数字,因官方没有正式公布,所以说法不一,甚至相差很大。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的《抗美援朝战争史》中记述:“自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2年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共毙伤俘敌71万余人,自身作战减员36.6万余人,另非作战减员2.5万余人。”在脚注中对作战减员又细分为阵亡11.6万余人,战伤22万余人,失踪和被俘2.9万余人(见该书第三卷,第461页)。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徐焰所著《第一次较量——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回顾与反思》(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0年版)一书中,有更详细的记载:

“在整个战争中以志愿军名义先后参战的部队共有25个野战军(共79个步兵师),16个炮兵师,10个坦克团,10个铁道兵师和12个空军师……另外,还有第23兵团的4个师、2个公安师和未列入志愿军序列的东北军区部分后勤部队入朝担任后方支援。上述部队连同战争中陆续补充的兵员,总计有200多万人。除了入朝的正规军以外,还有数十万民工入朝出战勤……”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争中的人员损失情况是:阵亡11.4万人,医院共接收伤员38.3万人次,失踪2.56万人。由于入院的伤员有些是第二次、第三次负伤,因而在统计上造成重复,伤员总数中又有一部分是非战斗负伤,所以最后确定的战斗伤亡总数是36.5万人。志愿军除了阵亡外,在医院中因伤致死者还有2.16万人,病死者有1.3万人,总计已明确判定死亡者为14.84万人。另外,志愿军失踪人员中,除了被美方证实已成为战俘的2.1万人外,还有4000人下落不明,估计多已在战地或被俘后死亡。”

徐教授的数字与军事科学院的数字基本一致,只有很小的出入,这是因为不同时间、不同部门的档案本身就略有出入,都有据可查。

但有些人认为以上数字不可信,而寻求另外的数字。例如,有人就拿出了这样的说法和数字,说什么“由于我方采取的是被称之为‘人海战术’的办法,就使我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遭到近百万人的伤亡。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编印的《抗美援朝战争卫生工作总结》里面,谈到我们先后出动的志愿军人数达135万,最后健全回国的只有37.2万人,包括冻伤致死致残在内的减员人数达到97.8万。”

这真是骇人听闻!

这一组数字的认定者以为他发现的这些数字才是真实的和权威的,是官方一直忌讳和隐瞒的数字。

笔者也想弄个究竟,找到了《抗美援朝战争卫生工作总结》(以下简称《总结》),这是总后勤部卫生部最初于1957年编印,专供军内医务工作者教学研究而用的有密级的一套书(分为《卫生勤务》《野战内科和卫生防疫》《战伤外科》《卫生工作统计资料》4册,这里所说的数字,多引自第1册《卫生勤务》),1986年修订再版,仍为军内发行,对战争期间志愿军的参战人数、伤亡情况、疫病情况、医院设置、救治方法、治疗效果等,都有非常详细的数字和记述。笔者核对结果发现,上面所说的那一组骇人听闻的数字,有的在《总结》中根本就不存在,有的则是被曲解或误读。

关于志愿军参战人数,《总结》是这样说的:“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军参战总人数根据军务部门提供的为190万。这是累计数,凡跨过鸭绿江到过朝鲜战地参加过战斗的,不管参战时间长短都计算在内。如前所说,伤病员回国治愈后再入朝者都重复计算。”(《总结》,第315页)这里根本没有出现135万的数字,而是说我军参战总人数累计190万(徐焰教授的书里说200多万),其中有不少是重复计算,例如第50军曾三次入朝,以一个军5万人乘以3,累计就是15万人次。那么,说“我们先后出动的志愿军人数达135万”的数字,是从哪里来的?这135万是累计的人次呢,还是某一时段的最高兵力?要知道,在不同时段,志愿军在朝兵力总数是有多有少的,不是固定不变的。出处不清,概念不清,就认定135万,数字能准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