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鲁迅一生从未公开点名批评蒋介石 去世后获蒋送花圈

上海发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鲁迅同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产生了严重分歧,但鲁迅因为生计,仍然维系着与蒋介石政府之间的联系。不指名道姓地公开批评蒋介石,或许就是鲁迅的一种“分寸”。1936年10月19日,鲁迅背着国民党的“通缉令”,留下“一个都不宽恕”的遗嘱,走完人生之路。蒋介石以个人名义敬献花圈,两人的关系画上句号。

鲁迅 资料图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6年5月5日第16版,作者:佚名,原题:鲁迅去世,蒋介石个人献花圈

许多人只知道鲁迅以杂文与蒋介石政府战斗的一面,而对于鲁迅和蒋介石之间更为复杂的关系知之甚少。

鲁迅曾经很赞赏并寄希望于自己的浙江老乡蒋介石。1927年,在广州教书的鲁迅在给友人的信中说:“如暑假前后,咱们的‘介石同志’打到北京,我也许回北京去……”这个“介石同志”,就是指蒋介石。

上海发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鲁迅同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产生了严重分歧,但鲁迅因为生计,仍然维系着与蒋介石政府之间的联系。1927年6月2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通过蔡元培等提议,组建中华民国大学院。鲁迅通过同乡许寿裳的关系获得一个“特约撰述员”的位置,不用上班,每月300大洋。

目睹蒋介石政府的倒行逆施,1930年2月13日,鲁迅在上海发起成立“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将此事秘报国民党中央,以“堕落文人”之名通缉鲁迅。这是一件颇有意味的事。鲁迅当时就在上海,要抓他易如反掌,本用不着“通缉”,而且,鲁迅在上海活动,却由浙江省党部来“通缉”,很滑稽。这或许说明,国民党当局并不想真的逮捕鲁迅,“通缉令”只是警告鲁迅注意言行的分寸。

不指名道姓地公开批评蒋介石,或许就是鲁迅的一种“分寸”。冯雪峰等在回忆中写道,1930年5月7日晚,鲁迅应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李立三之约,往爵禄饭店与李会面。李立三对鲁迅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你在社会上是知名人物,有很大影响。我希望你用周树人的真名写一篇文章,痛骂一下蒋介石。”鲁迅当即回绝:“我用真名一发表文章,在上海就无法住下去,只能到外国去当寓公。”查《鲁迅全集》,确实未有一篇指名道姓骂蒋介石的文章。

1936年10月19日,鲁迅背着国民党的“通缉令”,留下“一个都不宽恕”的遗嘱,走完人生之路。蒋介石以个人名义敬献花圈,两人的关系画上句号。(摘编自《文史天地》)